教授看他:或許不聰明,但非常認真

「他不僅是認真,而是非常認真;或許他不聰明,但他專注、執著,經常在實驗室待到很晚,是e世代少有的特質;更何況成功的人,往往不是聰明人。」

直到昨天深夜接受記者採訪,交大電控所教授鄒應嶼才知道自己指導的學生林育宗,求學歷程那麼曲折,還在去年一下子考上九個研究所;令他更訝異的是,因為他肯當指導教授,林育宗才放棄台大而到交大。他肯定林育宗表現,希望能鼓勵更多技職生自我提升,永遠不要放棄自己。

鄒應嶼指出,林育宗昨晚還待在實驗室作研究,顯示這個學生非常認真。他說,每次看到林育宗,都是埋頭傻傻地做事、看書,和同學討論,只要教授交代的事,一定努力做。

聽到林育宗奮鬥求學歷程,鄒應嶼與有榮焉,他想告訴林育宗,進得了交大,就證明自己有實力,不要自卑,不要看輕自己,光憑求學歷程,就足以傲人,但保持謙虛,更讓他顯得不同。他相信交大可讓林育宗擁有更豐富的知識及解決問題的能力。

「長期以來,社會只關心第一志願的學生,放牛班的孩子很可憐,老師不愛,爹娘不疼,逼得他們自我放棄。」龍華科技大學教務長、前高雄市教育局長羅文基如此感嘆。

他說,龍華科大每年二技招生幾百人,總有一百多人考上研究所,但考上台大、交大等名校者不多,同時考上九校者,林育宗算是特例,去年校方貼的榜單都是他的名字;尤其林育宗是從國中技藝班一路讀上來,更足為典範,證明只要社會不讓孩子放牛吃草,透過技藝班讓他們學到一技之長,他們也有機會倒吃甘蔗,再回過頭讀書。

 

原本唸放牛班的他 考上6個研究所榜首

交大電機與控制工程研究所碩士生林育宗曾是國中放牛班學生,本來只想當個水電工,但因在技藝班玩電玩出興趣,一路從高職、二專讀到龍華科技大學,去年更考上台大電機等九所大學相關研究所,有六校還是榜首。

對於其他讀技職的學生,林育宗靦腆的說,只要找到興趣,永不放棄,放牛班的孩子一樣可以出頭天。

研究所考試已到緊鑼密鼓階段,因大學文憑越來越不值錢,連技職校院畢業生都爭相考研究所,但念私立科技大學,卻能同時考上台大、交大、成大等明星大學研究所的如鳳毛麟角。

林育宗因英語等基礎學科比較弱,說自己「名不副實」,程度比交大同學差,但他求學歷程的曲折,同學可就比不上。

■ 爸媽殷訓 只要不變壞,做什麼都行

國小成績平平的林育宗說,當年升上國中,因為不知道念書要幹啥,不太喜歡念書,被編入放牛班,同學抽菸、喝酒、打架、混幫派,他雖然沒變壞,管教嚴格的爸爸仍沒事就把他叫到跟前罵。

「只要不變壞,你做什麼都沒關係。」國三那年,媽媽鼓勵林育宗就讀技藝班,因父親是建商,林育宗選擇學水電,他想只要有房子,就要裝水電,出路有保障。沒想到,整天接管、配線,讓他玩出興趣,後來拿到北縣國中技藝賽冠軍,保送台北縣海山高工。

■ 獨鍾電力 國英很差,只讀有興趣的

進高工之後,林育宗發現,學生分兩種,一類是高中沒考好,被迫讀高職,學科成績不太差,以後還想考大學,甚至沒多久就休學重考高中;另一類本來就沒興趣讀書,上課有一搭沒一搭。

他說自己國文、英文底子差,也沒天分,有時只考十幾分,倒數第一名;但電機相關專業科目,他至少保持七、八十分。

「我只讀我有興趣的。」林育宗說,由於高職沒讀什麼書,四技二專只考上亞東技術學院二專部,入學後還是只對電力學情有獨鍾,連最熱門的資訊軟體課程,他都不感興趣。

「越懂電的人,越怕電。」二專畢業後,他覺得自己高不成,低不就,不想當水電工,也不想爬電線桿,每天冒險當配線員,發憤考上龍華科技大學電機系。

■ 要攻博士 同學來自名校,我要更拚

二技畢業前,林育宗補習報考台大、中正、台科大三所研究所,但因太晚準備,都落榜。在家K了一年書,去年他一口氣報考台大、交大等十一校的電機系電力組等相關研究所,其中兩所放棄,到考的九校都錄取,台大等六校還是榜首。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,「可能因為電力控制較不熱門,競爭沒那麼激烈吧!」

林育宗說,進了交大,他才見識到什麼是真正的大學,不僅設備好,老師上課、研究都很認真,個個都是拼命三郎,尤其周遭同學多半來自台清交等名校,從明星高中一路讀上來,國英數比他好很多,專業科目也不比他差,逼得他每天大清早就出門,還熬夜K原文書。

私立技職校院出身,林育宗一度擔心找不到教授指導,因此當交大教授鄒應嶼答應指導他時,他高興的放棄台大電機所,改讀交大電控所。目前沒女友的他只想專心讀到畢業,再繼續攻讀博士。「一旦拿到博士,我才覺得自己夠格說是交大研究生。」謙虛的林育宗提醒時下技職生,知易行難,想要和名校學生拚高下,一定要克服惰性,不但要找到興趣,還要堅持到最後,尤其英文一定要學好,才不會後悔莫及。

摘路聯合報2004/02/10    記者張錦弘